来自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自白


 发布时间:2021-05-04 12:28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

来自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自白

现如今的我充满悔恨

来自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自白

今年6月,山东省淄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会同淄川分局在“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成功侦破一起为境外赌博网站结算资金的部督案件,抓获以高某、张某为首的19名犯罪嫌疑人,扣押作案用服务器一台,电脑、手机、银行卡及对应U盾各一宗。截至被捕时,整个团伙为境外赌博网站结算资金高达3亿余元。

落网后,每名犯罪嫌疑人都悔不当初,本文选登案中3名犯罪嫌疑人的自白,以诫后来人。

来自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自白

“主犯”的自白

我姓高,平时以打零工为业,我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就是机遇不好,老也挣不着大钱,也就是维持个生活这样子。

2019年底,我的一个发小儿忽然在网上联络我,问我现在干嘛呢,想不想发财。发财谁不想啊,我赶紧问他有什么路子。他说他在境外从事博彩行业,需要有人帮忙把钱转到指定的账户上。

他一说我就明白了,不就是给赌博团伙洗黑钱吗?我跟他说:“赌博我可不沾的,那玩意害人又犯法”。我发小儿就使劲儿劝我:“赌博这种事你情我愿,哪有受害人?警察也不会管的呀。”

我明知道他在忽悠我,但这两天手头紧,这活儿轻松又简单,要不就只做两回,挣几个子儿,警察也许真的不会管的。

可钱这东西吧,挣了一笔,还想下一笔。手头宽裕了,在朋友面前有面子了,这活儿可就越来越放不下了。于是我又到处找了一些人,简单培训培训,让他们“上岗”,不知不觉我都成“负责人”了,短短半年,就挣了150万元。

就在被捕前两天,我才刚刚换了新车,还在朋友圈炫耀来着,没想到……唉,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后悔,我真的太后悔了。

“操作员”的自白

我姓杨,是个全职主妇,文化程度初中。平时其实生活也过得去,就是零花钱少了点,想买点啥,总是舍不得。

那天有个朋友来找我,问我有个“操作员”的兼职做不做。我说我一是没学历,二是啥也不会啊!人家说,玩手机你还不会啊,就收收款转转账。然后他们给我做了个业务培训,也就一两个小时吧,我一看是挺简单,就试着弄了两次。

这转账就给钱,明摆着来路不正,可躺着就能挣钱,这么轻松的活儿上哪儿找去!我一糊涂,就“正式上岗”了,结果,还没干到一个月呢就被抓了……呜呜呜,要怪就怪自己贪心吧,我好后悔啊。

“技术员”的自白

我姓尚,朋友都说我是个“技术咖”。我对自己的计算机技术是很自信的,不是在创业,就是在创业的路上,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IT行业的顶流人物。

可叹时运不济啊!2018年,我创业又一次失败,负债累累,走投无路!老天爷真的要灭我吗?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了“跑分”这个需求。急需用钱之下,我通过网上教程和购买的系统源码,自行开发了一套跑分平台系统,随即以抽成的形式对外出售并提供系统维护。

没想到,这套系统让我迎来了创业的“第二春”。短短两年时间里,我不仅还清了债款,还在上海买了房,成了家,一举走上人生巅峰!(喂,醒醒!你在拘留所呢!)

哦哦……我只是回忆一下,哎,早知道有今天,我就在还清欠债那一刻收手了。这两年里,我每天都在想着什么时候退出江湖,每天都在想着什么时候警察会来抓我,可就是没法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钱。

悔,是每名犯罪分子入狱时都会涌起的情绪。更重要的,是未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认真掂量掂量吧。

嫌疑人 网站 资金

上一篇: 广东省惠州旅游攻略之惠州罗浮山

下一篇: 惠州小径湾艾美酒店|北纬22 °,探索艺术与美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1 惠州分类信息网 版权所有 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