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版《放牛班的春天》网上火了,学校老师校长却有点不习惯——乡村学校合唱团走红的“烦恼”


 发布时间:2021-05-04 17:04

郭湧腾运用各种生动有趣的方式为学生上音乐课。吴雁云 摄

揭西县塔头小学红了! 一所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乡村学校,因为创办了一个合唱团,音乐老师将学生的合唱视频《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上传至抖音而在网络上迅速走红,被誉为现实版《放牛班的春天》。之后,视频登上微博热搜,播放量近400万次,获赞近30万。面对纷至沓来的赞誉和媒体的关注,合唱团音乐老师郭湧腾和学校的校长吴松山没有过多的兴奋和热情,相反,他们更加希望“走红事件”快一点过去,日子能够逐渐回归原来的平静。 记者 张晓驯 老师的期待 “乡村学校合唱团”不要被贴标签 初冬时节,我们走进位于揭西县塔头镇的塔头小学。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面积不大,但是干净素雅的乡村校园风貌。课间操时间,一群低年级的学生正在操场上进行跑操活动,背景音乐放着学校合唱团演唱的歌曲《倔强》,阳光打在孩子们的脸上,校园里生机勃发,画面和谐温暖。 音乐老师郭湧腾利用课余时间,匆匆走进校长办公室和我们交流。他是学校合唱团的打造者、视频的推送者,也是塔头小学目前唯一的音乐老师。现在,他负责学校2~6年级的音乐课、兼任3~5年级的体育课,还是学校合唱团的老师和足球队的教练,每天有忙不完的工作。这样不停切换“频道”给学生上课的生活,他已经坚持了6年。 2014年,刚从广东第二师范学院音乐教育专业毕业的郭湧腾被塔头小学招聘为专职音乐老师,来到学校报告那一刻,看着音乐室里破旧的收录机和接触不良的电子琴,郭湧腾心里有过失望,是校长吴松山“想办个合唱团,希望歌声充满校园”的话和孩子们一双双渴望的眼睛,给了他信心。可这里的孩子没有器乐基础、音乐素养不高,要办一个合唱团,谈何容易。执教以后,郭湧腾整整花了两年时间,才在校长的支持下,成立了学校合唱团。之后,郭湧腾像个拼命三郎一样,带着孩子们一遍遍排练,每首歌的音准、每句歌词的咬字都耐心抠,过程辛苦而漫长,而孩子们,却从中掌握了节拍、节奏等乐理知识,知道了什么是团队协作,获得了很多快乐。 今年8月份,合唱团的几个学生要毕业了,作为一种相处6年的纪念,郭湧腾为孩子们录制了合唱视频《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并用“音乐老师阿藤”的网名,上传到抖音,后来登上了微博热搜,视频播放量近400万次,还收获了近30万网友的点赞,上万网友留言歌声“好听”“治愈”“给人安慰”……而“音乐老师阿藤”在签名栏里的一句话:“我希望我能像放牛班的春天一样永远有能量”也被网友纷纷引用传播。此后,这个视频在网络持续走红,各路媒体纷至沓来。 音乐给了郭湧腾能量,而意外走红却让他感觉有些“猝不及防”,多个媒体开始联系学校采访,合唱团被点名邀请参加省、市级活动表演……这些突如其来的荣誉和任务,给他紧张忙碌的教学生活增加了不少负担。现在,合唱团的几个骨干学员都毕业了,团里正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每天,郭老师只能利用午写和放学之后的碎片时间来给新一茬学员们做指导培训。他告诉记者,其实合唱团还存在很多有待进步的空间,原本拍摄视频只是为了纪念,上传抖音也只是他们90后的一个习惯操作,并没有想到要红。另外,他本人并不喜欢给合唱团贴上“乡村学校”的标签,乡村学校的孩子可塑性很强,跟其他地方的孩子在音乐上的天赋和潜能并无二致,只不过他们没有好的条件,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和系统的培养而已,如果能够坚持持续训练和专业指导,完全可以做得更好。接下来,他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做好眼前的事,有更多的时间让他专注于音乐,专注于自我提升和对学生的培养,而不想因为视频的走红打乱了原来的生活节奏和正常的工作秩序。校长的心愿 让校园充满读书声、歌声和欢笑声 对于合唱团的突然走红,同样低调的还有校长吴松山。他告诉记者,其实学校只是做了一件本来就应该做的事儿,没有必要过度宣扬报道。这些年,学校一直在为推进美育和体育教育工作努力,现在,合唱团有了一些反馈,但现实问题依然不少,他更希望学校能够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设想,实现艺体教育的全面开花。事实上,学校除了合唱团,2018年组建的学校足球队,2019年组建的竖笛队,还有2019年组建的美术兴趣组(2020年10月拆分为书法组和国画组)也同样优秀。在吴校长眼里,人才应该是不拘一格的,学生应该是全面发展的,一个学校如果只有书声没有音乐声、欢呼声,这样的学校是不健全的。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从2010年来到塔头小学当校长,吴松山在抓好考研教学工作之外也希望孩子们能有机会多接触艺术。但学校条件有限、师资力量薄弱,艺术教育总也搞不起来,“数学是音乐老师教”这样的戏谑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没办法,老师们都身兼数职,教起了数学、英语,而音乐课,就只能让学生跟着录音机唱唱歌了,美术课也便成了学生自由发挥的画画课,完全没有什么乐理知识或美术基础方面的讲授。 “在乡下,能不能教语数外,能不能兼职其他科目,是副科老师们应聘时的必答题和必备技能之一。学校里几乎每个副科老师都在兼教其他科目,而我们却把唯一的名额留给了专职音乐老师,确实要顶住一定的压力。但慢慢的,看着学校艺体氛围有了起色,大家也都还是挺理解支持的,也得到了镇教育组领导的支持关心。”吴松山欣喜地告诉我们,暨音乐老师郭湧腾之后,2015年学校又招录了一名专业美术老师林凯彬,有了专业训练之后,学校的艺体氛围日渐形成,现在,学校每周一至五都开设有兴趣组,学生们普遍对艺术类课程表现了浓厚的兴趣。除此之外,学校还会不定期举行一些全校性的文体活动,如拔河、跳绳、接力跑、唱歌比赛等,虽都是一些“因陋就简”的项目,但学校却因此有了歌声、喝彩声和欢笑声。吴校长觉得,提升乡村学校艺体教育的水准,与教育者的专业素质息息相关,他希望,接下来能再招录一个专职体育老师,这样学校的文体生活会越来越好。 塔头小学1954年成立,最初,村里的孩子们在祠堂里读书扫盲。1996年,村民集资捐建了祠堂旁的塔头小学教学楼,后来经过多轮改建,成了现在的模样。小学周边塔头村、大园村、竹林美、袁厝寮村的孩子们都在这里念书。这里的学生,有一部分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孩子们除了学习、给家里帮忙,一度没什么精神文化生活和娱乐。吴校长觉得,学习知识点,对学生固然重要,但是自信的人生,对他们的未来,影响可能更大。他相信,学校老师们苦心打造的艺体氛围,能带给学生更多的快乐、培养更多的自信,让孩子们对生活多一点选择和期待。记者手记 真心可贵 张 驰 塔头小学的音乐故事,蕴含着基层教育者的大情怀。这里的老师扎根乡村、苦心育人,努力让孩子们发光,却只做不说,从不轻易将爱说出口。 合唱团“一夜成名”,外界轰轰烈烈,作为事件主角的他们一下子处在了舆论漩涡的中心,他们却平平淡淡,低调冷静。我们联系采访,校长极力推辞,认为“只是做了理所当然的事”;我们询问视频点击量,老师表示“已经很多天没去关注了”。采访中,他们毫不避讳现实的窘境和“成名后”的烦恼,却对一切宏大叙事的东西都很谨慎,全程没有提及“教育情怀”“育人理念”“文化打造”等能够博人眼球的高大上字眼。 这是一群实实在在的基层教育者,他们追求比烈火烹油式“爆红”更恒久的东西。育人之路充满艰辛和汗水,他们直面困难,真心付出,默默耕耘,只想一心一意做好眼前的事,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小目标,最终让孩子们获得身心的健康,为孩子们今后的成长成才创造出更多的机会与可能。 所有的想法都很朴素、所有的愿望都很朴实,从这群脚踏实地践行育人信仰的基层教育者身上,我们看到了乡村教育的春天!来源:揭阳日报网

揭阳版《放牛班的春天》网上火了,学校老师校长却有点不习惯——乡村学校合唱团走红的“烦恼”

学校 老师 乡村

上一篇: 「战“疫”日记」王亚威:我们家是双职工,如果上前线必须我去!

下一篇: 周末自驾游登高,来惠州这五个最佳登高地,乐享旅途!



发表评论: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1 惠州分类信息网 版权所有 1.008